• Clement
  • 2018-11-27 15:18:39
  • 教育

學校資格:披沙揀金閱讀

 

曆史學家吳晗在一次報告會上曾說,有些青年寫信問我怎樣掌握學問?我的回答是要想掌握學問,就要多讀多抄多寫。此外,沒有什麼秘訣。讀書是學習,摘抄是整理,寫作是創造。只有把這三部緊密結合起來,才能不斷提高,不斷熟練,不斷攀登事業的高峰。可見吳晗同志把摘抄筆記是為獲取知識,攀登事業高峰的必不可少的階梯學校資格。

  每個成功者的背後都留下了他們治學的艱辛和摘錄的足跡。清代葉一包,據說天資遲鈍,記憶力相當差,但他卻背熟了許多名篇警句,並成為文學家。奧秘在哪裏?它自我介紹說,這完全是苦功夫。練一包每讀一本書,遇到自己特別喜愛的地方,就用紙片摘錄下來,反複吟讀十餘遍,然後把它貼在牆壁上,這樣每天都要沾上十幾段,少的也有六七段。每當讀書作文告一段落,在房中散步的時候,就藉此機會再讀讀牆上的那些文章段落或警句,他給自己立下一條規矩,每天必須有計劃地把牆上的內容從舊的到新的讀上三五遍,直至滾瓜爛熟,一字不漏為止。


  牆壁貼滿了,就把前兩天所貼的收下來,藏在書籠中,然後再換上新摘錄的,天天如此,從未間斷。葉一包曾對好友說,一年下來,我起碼可以積累3000多段精彩的文字。幾年之後,肚子裏裝的貨色就相當多了,寫起文章來,何愁沒有材料,常常看到有些人讀書讀得不少,可是就不肯細細咀嚼,蜻蜓點水,浮光掠影,用不着幾天又全忘了,肚子裏還是空空的,倒不如採用我這種笨辦法。積少成多,積沙成塔。實際收獲卻不小。清末明初的著名學者梁啟超,熱情地向人們推薦過一種讀書方法,這方法是極陳舊的,極笨極麻煩的,然而是極必要的學校資格。

  什麼方法?是陸超或筆記。梁啟超說,我們讀一部名著,看見他引證,那麼樊博分析那麼細膩,不免要驚歎一番,說這個人不知有多大的記憶力,記得這樣多的東西,真是天才。其實哪裏有這回事,好記性的人不見得便有智慧,有智慧的人比較多的,倒是記性不甚好。一個大學者平日讀書時,身邊總放着許多小本子或紙片,讀書看見有用的資料,立刻把它抄下來,短的抄全文,長的做摘要,資料積累的豐富了,再加以整理研究,便可以寫成一部著作學校資格。

  搜集資料,如披沙揀金,笨是笨極了,苦是苦極了。但是真正做學問的人總離不開這條路。那麼怎樣才能做好讀書摘錄呢?我們通常說需要注意以下五個方面。第一選准目標,定向積累,防止盲目摘抄。也就是說要根據自己的工作的實際,今後奮鬥目標,以及某學科某項重大科研課題等,有目的的集中摘錄有關的文獻資料。在這裏要切記沒有明確目標,隨意摘錄,縱然摘錄本子一大籮,但真正能用得上的卻很少。這樣既浪費了時間和精力,也會影響摘錄的情緒。

相似文章

最新文章

學校資格:披沙揀金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