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資格:披沙揀金閱讀

曆史學家吳晗在一次報告會上曾說,有些青年寫信問我怎樣掌握學問?我的回答是要想掌握學問,就要多讀多抄多寫。此外,沒有什么秘訣。讀書是學習,摘抄是整理,寫作是創造。只有把這三部緊密結合起來,才能不斷提高,不斷熟練,不斷攀登事業的高峰。可見吳晗同志把摘抄筆記是為獲取知識,攀登事業高峰的必不可少的階梯学校資格。  每個成功者的背後都留下了他們治學的艱辛和摘錄的足跡。清代葉一包,據說天資遲鈍,記憶力相當差,但他卻背熟了許多名篇警句,並成為文學家。奧秘在哪裏?它自我介紹說,這完全是苦功夫。練一包每讀一本書,遇到自己特別喜愛的地方,就用紙片摘錄下來,反複吟讀十餘遍,然後把它貼在牆壁上,這樣每天都要沾上十幾段,少的也有六七段。每當讀書作文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