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體與抑鬱症:患者的自述

去年11月,隨著寒冬來臨,嚴寒與黑暗開始籠罩著大地。這時,我也被心情陰鬱而困擾,這是我一年多來心情最感抑鬱的時段。 我需要幫助。如果情況繼續惡化下去,縈繞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的自殺念頭就會很可能轉化成真正的自殺行動。 於是,我蜷縮在沙發上撥打了熱線號碼116 113,然後聽著響鈴。鈴聲響了一次又一次,沒人接聽電話。 沒人在意我,我想。於是我撥打了由布里斯托爾精神健康協會(Bristol Mental Health)開設的另一個防止自殺熱線 危機服務 (Crisis Service)。 一位女士接了電話。 你好,你叫什麼名字? 艾利克斯。 艾利克斯,你怎麼樣? 對不起, 我說,然後開始哭泣,哭得停不下來。她說,一切都不...